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张闲语:“贪官+情人”也是一条死胡同

发布时间:2015-10-07 09:52:25

张闲语:“贪官+情人”也是一条死胡同

  2015年4月24日,贵州省高级法院终审以受贿罪分别判处程孟仁、何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电视台女记者何文在采访中成为时任遵义市副市长程孟仁的情人,并为情夫“打前站”,通过承揽工程共同受贿1804万余元。何文称自己是基于感情才跟程孟仁在一起的,她作为程孟仁的情人,自己也是受害者。(9月26日《法制晚报》)

  随着高压反腐的深入推进,一大批官员贪腐内幕逐渐浮出水面。每一个落马官员的背后,大都与各种各样的女人相关。既有“贪官+妻子”的黄金搭档,也有“贪官+情妇”的双簧表演,更有“贪官+情人”的暗度陈仓。无论贪官背后的“+”号加上谁,只要有“贪官”这个主体,就必然要遭到解构与重罚。

  虽然这位曾经的电视台女记者一再申称自己与情夫走在一起是基于感情因素,但从其敛财过程来看,即使当初有这种感情,也早已被权钱交易腐蚀得一干二净。一个是地方电视台默默无名的小记者,一个是地级市的副市长,为啥两个人会一拍即合?为啥这种“贪官+情人”模式能够在长时间有效运行?这确实发人深思。

  对于官员来说,既无“情妇”之困扰,又能找到人生“性福”,何乐而不为。并且还可以利用这个地下情人实现诸多以权谋私,如果一旦东窗事发,自己可以撇清责任。正如其辩护人事后的辩护所言,程孟仁为何文接工程,其本身并没有参与,甚至有时候都不知道何文是如何与对方谈的,收到的钱多少也是事后才知道。说到底就是利用这个情人木偶来进行贪腐交易,而自己则想幕后遥控指挥,这种心态应该是当前多数贪官共有的想法。

  对于情人来说,也打起了“小九九”。一方面申明自己之所以选择给副市长做情人,纯粹是为了感情,似乎也在撇清作为权力附庸的恶名。一方面则把自己说成是成官员贪腐的牺牲品,好像所有责任都是情夫的,自己只是其中一个棋子而已。而自己却借用官员情人之名开公司做生意,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法庭的辩论中,何文坚持认为,所得钱财是自己做生意赚来的,不是非法所得,显然这不是一时的推卸之词,而是早有预谋的精心布局。

  在“贪官+情人”的这出大戏中,贪官与情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发挥出了极致的表演天分。从他们台前幕后的一唱一和行为中,从他们大肆利用权力承揽工程的过程中,我们清晰看到了彼此的分工协作。共同受贿1804万,并且均由情人保管,如果等到彼此“安全上岸”,自然就会坐享成果。

  计划没有变化快。尤其是在贪腐问题上,一切周密的计划,一切的精打细算都终归是枉然。面对高压反腐,任何贪腐行为都难逃法律制裁。在贪官+情人模式中,法院审理一针见血。二人事前既有共同受贿的犯罪故意,也有共同受贿的具体行为,系受贿共犯,程孟仁是权力主体,何文是行为主体,二人相互配合,地位、作用相当,不区分主、从犯。程孟仁主观上就是让何文非法收取他人财物二人共同占有,其未实际支配该款项不影响本案定性。结果两人通过十八年精心构建的贪腐模式在反腐重拳下被“打出了原形”。(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传奇私服

上一篇:中美“握手”哪些大单会“落地”
下一篇:最后一页